受脅迫后應邀發生性關系,構成強奸嗎?

刑法分則中有多種具體罪名在進行規定時出現了“脅迫”一詞,包括強奸罪,強制猥褻罪,拐賣婦女、兒童罪,搶劫罪等。

第二百三十六條【強奸罪】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強奸婦女的.....

第二百六十三條【搶劫罪】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搶劫公私財物的.....

在不同的犯罪中“脅迫”具有不同的內容。例如:強奸罪中的“脅迫”一般理解為“對被害婦女進行威脅、恫嚇,達到精神上的強制,使婦女不敢反抗的手段”;搶劫罪中的“脅迫”一般理解為“以當場立即使用暴力相威脅,使被害人產生恐懼心理因而不敢反抗的行為”
同為“脅迫”,在這兩種不同犯罪中做出的解釋是不同的,搶劫罪中“脅迫”的程度和緊迫性明顯強于強奸罪中的“脅迫”。因為,如果像解釋搶劫罪中的“脅迫”那樣解釋強奸罪中的“脅迫”,那么像以揭發隱私相要挾違背婦女意志而實施的強奸行為,就不可能成立強奸罪,這樣就會使值得科處刑罰的行為置于刑法規制之外,不利于保護婦女的權益。

案例一:得知自己妻子與他人通奸,脅迫他人妻子要求“補償”,后在約定時間約定地點發生性關系


一、案情:

2006年7月13日,被告人韓自華得知其妻呂某某與被害人楊某某的丈夫陸某某發生性關系后,遂與其妻商量讓被害人楊某某與韓自華發生一次性關系以“補償”。于是在當日上午,韓自華及其妻喊楊某某到自己家中,韓欲與楊某某發生性關系,遭到楊某某的反抗而未得逞。韓提出若不答應,則要叫人來打陸某某。當日下午2時許,楊某某來韓家中商量解決辦法,韓再次提出:讓楊某某陪他發生一次性關系來“補償”,否則就要找人打陸某某,讓其家破人亡。呂某某也從中做楊的工作,且答應此事不讓其他人知道,楊某某為了維護家人安全不得不答應其條件。當日下午,韓自華攜帶鐮刀到跳神凹(地名)的地里等候在此施肥的楊某某,將楊某某叫到事先鋪好蒿枝的包谷地中發生了性關系。楊某某于次日下午向公安機關報案。

被告人韓自華辯稱:我沒有脅迫、強迫,是她來喊我去的,地點也是她定的,她是自行同意的,請法庭從輕處理。其辯護人提出:公訴機關指控韓自華以“脅迫的手段強行與被害人發生性關系”依法不能成立。本案韓自華與楊某某發生性行為的過程中,既沒有違背過楊某某的意志,也沒有任何強迫其就范的行為。韓自華沒有脅迫、強迫被害人,被害人是自愿的,被害人對其性權利有充分的處分權,雙方屬于典型的通奸行為。

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縣人民法院經不公開審理后認為:被告人韓自華在得知其妻與被害人之夫發生不正當性關系后,心懷不滿,通過語言威脅、恫嚇,對被害人實施精神壓力,迫使被害人不得不答應其性要求,其行為已構成強奸罪;應負刑事責任。

二、爭議:韓自華的行為是通奸行為還是強奸犯罪(法院采用了第二種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屬于典型的通奸行為。理由:通奸行為是指已有配偶的男女雙方之間或者已有配偶一方與另一方之間,自愿發生不正當兩性關系的行為。通奸行為有兩個特征:一是男女一方或雙方均有配偶,這是構成通奸的前提;二是性交行為的發生是出于雙方自愿,從而也就不違背婦女意志。這種觀點的人認為:犯罪人韓自華與受害人之間發生性行為前,既不違背婦女意志,又無勉強女方就范的行為,雙方從內心到外部表現形式完全自愿,符合通奸行為的兩個特征。持這種觀點的人還認為:即使事后,因被揭穿,女方為保住自己的臉面而告男方強奸,或因女方事后反悔而告男方強奸,均不能定強奸罪。

第二種觀點認為:應定強奸罪。理由:強奸罪是指違背婦女意志,使用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強行與婦女發生性交的行為。該案在男女之間發生性行為之前,不違背婦女意志,但在形式上,男方對女方有勉強其性交的形式。持這種觀點的人認為:在此情況下發生的兩性關系,要對雙方平時的關系如何,性行為是在什么環境和什么情況下發生的,事情發生后女方的態度怎樣,在什么情況下告發的等事實和情節,認真審查清楚,進行全面分析,以判斷是否確實違背了婦女的意志,然后確定案件的性質。如果確實違背婦女意志的,應以強奸罪論處。本案的犯罪人韓自華得知其妻呂某某與楊某某的丈夫陸某某發生性關系后,遂與呂某某商量讓楊某某與韓自華發生一次性關系來作為“補償”。當日上午,韓自華及呂某某喊楊某某到家中,韓欲與楊某某發生性關系,遭到楊某某的反抗而未得逞。韓提出若不答應,側要叫人來打陸某某。當日下午2時許,楊某某來韓家中商量解決辦法,在韓自華、呂某某答應此事不讓其他人知道的情況下,楊某某答應了韓自華夫婦的要求。下午16時許,楊某某到跳神凹(地名)施肥,讓韓自華跟隨到地里,兩人即在他人的玉米地中發生了性關系。犯罪人韓自華通過語言威脅、恫嚇,對被害人實施精神壓力,迫使被害人不得不答應其性要求,其行為已違背婦女的意志構成強奸罪。

案例二:利用職權脅迫的強奸與權色交易如何區分


法院對被告人黃某、倪某、陳某認定了強奸罪

案情:被告人黃某、倪某、陳某三人身穿公安制服參加派出所組織的清查行動后,想去玩小姐放松,后三人便到某招待所,免費開了402房并入住。當黃某等人從四樓往下走時,發現303房的李某在賣淫,就敲開房門對李某及房中男子說:“我們是xx派出所的,你們是什么關系?在干什么?把你們的身份證、暫住證拿出來”等。接著,黃某故意叫那男子到外邊問話乘機將他打發走,后黃、陳、倪三人將李帶上402房并威脅要帶李回派出所處理,李央求三人放過她,倪講:“你好好陪我們隊長(指黃某),如果陪好了(指發生性關系),這件事就算了,不帶你回所里處理了”。李因害怕只好表示同意,于是,陳、倪、黃三人先后和李發生性關系。

本案中,倪在未與李某發生性關系前所講:“你好好陪我們隊長(指黃東),如果陪好了(指發生性關系),這件事就算了,不帶你回所里處理了”,實際上就是脅迫,李某在與三人同在402房發生性關系過程中,雖未反抗,但內心是懾于被脅迫的。


99精品国产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