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練駕私車搭乘學員參加考試發生交通事故, 教練是否應該承擔責任。


周某華于2014年4月到慈利縣某機動車駕駛培訓有限公司報考B2駕駛證,雙方簽訂了駕駛人培訓協議。2014年6月30日,慈利縣某機動車駕駛培訓有限公司通知周某華等五名學員及教練李某參加科目2考試。李某駕駛自己的私車搭乘周某華等學員參加完考試后,于7月2日搭乘周某華、李某明、向某志、劉某民返程。途中因李某超速,遇險情操作不當,車輛撞到路邊大樹,造成周某華、李某明、向某志死亡,劉某民受傷的特大交通事故。李某系慈利縣某機動車駕駛培訓有限公司聘請的教練,因此次事故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因賠償問題,周某華的母親鄭某、妻子鄧某、兒子周某提起訴訟,要求賠償。

張家界市永定區人民法院認為,交通事故造成人身損害,應由有過錯的責任主體承擔相應賠償責任。李某忽視機動車駕駛操作安全,超速行駛遇險情采取措施不當,是造成本次事故的根本原因,交通部門責任認定正確,予以確認。李某是慈利縣某機動車駕駛培訓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四條規定,用人單位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規定的從事雇傭活動是指從事雇主授權或者指示范圍內的生產經營活動或其他勞務活動。雇員的行為超出授權范圍,但其表現形式是履行職務或與履行職務有內在聯系的,應視為從事雇傭活動。李某駕駛私車去執行工作任務,其行為是單位可預見和防范的,但單位未制止,李某的行為即使超出單位明確指示范圍,實質上是與完成工作任務目的一致的,行為目的并非為個人利益,行為的后果主要使單位獲利,故李某駕私車搭乘學員的行為可認定為與執行工作任務有內在聯系的行為,應判定為職務行為,行為后果應由單位承擔。遂作出判決:1,慈利縣某機動車駕駛培訓有限公司賠償鄧某、周某、鄭某各種損失200456元,2,李某在本案中不承擔責任。


99精品国产免费观看视频